修改利率指引 欧洲央行为经济持续提供支撑

前瞻指引,将为欧元区的经济增长提供更长时间的支持措施,表示在通胀水平持续达到其新设定的2%的目标之前利率都将维持在低点。

欧洲央行在此次货币政策会议上修改了利率前瞻指引,表示会将利率维持在低点直到通胀水平持续达到新设定的2%的目标。欧洲央行还表示,将可能会有一个允许通胀略微高于2%目标之上的过渡时期。欧洲央行表示,长期的低通胀将需要“尤为有力和持久的”政策支持,目前中期通胀前景仍远低于目标水平。这暗示欧洲央行支持措施持续的时间将会长于预期。

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22日在会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欧元区经济增长正处于正轨,越来越多的民众接种了疫苗,大多数欧元区国家的防疫封锁措施得以放松。但是,疫情持续为经济增长带来阴影,尤其是新冠变异病毒德尔塔毒株引起的感染病例的迅速增加给欧元区经济带来了不断上升的不确定性。拉加德说,变异病毒的快速传播可能会拖累服务业的复苏。

拉加德再度表示,目前的价格上涨趋势是暂时性的,在疫情期间,仍然需要为经济的各个领域提供有利的金融条件。这对于目前的经济复苏步入持续扩张阶段以及抵消疫情对通胀水平造成的负面影响来说至关重要。因此,欧洲央行预计,当前季度紧急抗疫购债计划(PEPP)将继续以显著快于年初数月的速度进行。

此次,欧洲央行维持三大关键利率不变,基准利率维持在目前的0%,存款利率和边际贷款利率也分别维持在-0.50%和0.25%,并维持当前的购债计划不变。欧洲央行将继续维持当前规模为1.85万亿欧元的PEPP到至少2022年3月,或至疫情结束;疫情前的债券购买计划(APP)的规模仍然维持在每月200亿欧元,直到下次加息之前。

由于疫苗接种的推进和防疫封锁措施的解除,欧元区经济正在迈上稳步复苏的轨道,但是仍然面临多重风险因素。目前,欧洲央行内部对于何时开始缩减刺激措施仍存分歧。

大规模的资产购买计划的目的是将借贷成本维持在低位,从而促进支出和投资。欧洲央行此次召开货币会议之际,全球金融市场正因担忧新一轮疫情拖累经济复苏放缓而陷入大幅波动。

与此同时,欧洲中西部地区强降雨引发的洪水尚未完全消退,使本已在疫情中受到严重冲击的零售业和服务业雪上加霜,可能影响欧洲经济复苏进程。

近期欧元区面临的通胀压力也引人关注。欧元区曾长期面临低通胀,但近期由于与疫情相关的一次性因素,如疫情后需求的反弹、半导体和木材等供应短缺,欧元区价格出现上涨趋势。

欧盟统计局16日公布的数据显示,继前几个月稳步上升后,6月欧元区通胀压力有所减缓,按年率计算通胀率为1.9%,低于5月的2.0%。数据显示,6月欧元区能源价格同比上涨12.6%,是拉高当月通胀的主因。当月,剔除能源、食品和烟酒价格的核心通胀率为0.9%,与5月持平。

欧洲央行8日宣布,将中期通胀目标由此前的“接近但低于2%”调整为2%,同时将气候变化因素纳入货币政策框架。此前的通胀目标已经持续18年未曾改变。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19zlw.com/,多特蒙德

这意味着欧洲央行在采取应对措施之前将允许通胀水平暂时高于2%的目标。法国外贸银行分析师说,新的通胀目标暗示欧洲央行需要更多耐心,不必立即采取额外措施进行应对。

不过,拉加德强调,欧洲央行不会像美联储那样允许通胀水平在更大范围内波动。储去年表示,在采取加息措施之前将允许通胀水平在一段时间内高于2%的水平。

分析认为,9月份之前欧洲央行都很可能会维持现有政策不变,届时欧洲央行新的通胀和增长预测数据将会出炉。

还有观点认为,一旦欧洲央行决定开始缩减PEPP,可能会通过增加疫情前政府和公司债券购买计划来进行过渡。

在过去一年多时间里,欧洲央行的资产负债表规模与疫情前相比几乎翻倍。尽管欧洲央行一再表示,在收紧货币政策方面需要保持耐心,但外界对宽松货币政策引发资产泡沫和经济滞胀等风险的担忧正在上升。

尽管疫情危机持续肆虐,欧洲房地产价格一直攀升,德国、法国和荷兰等国价格上升较快。据荷兰统计局称,荷兰5月现房价格同比上涨12.9%,创下2001年以来的最快增速。不过,在房价持续走高的同时,荷兰住宅销售量却有所下降。荷兰土地注册局称,5月录得16126笔住宅交易,同比下降12.1%。这表明市场当前仍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

一些经济学家认为,在欧洲央行宽松政策的推动下,房价会继续上涨。牛津经济咨询公司经济学家亚当·斯莱特说:“宽松的货币条件可能进一步推高资产价格,最终会构成大幅调整的风险。对各国央行来说,这种结果以及持续走高的通胀都不是什么诱人的前景。”

英国《金融时报》报道称,房价问题已成为对欧洲央行过度宽松货币政策进行批评的火力集中点。不过,拉加德回应说,总体来讲没有明确迹象表明欧元区存在信贷助推的房地产泡沫。

彭博新闻社网站称,全球大部分地区飙升的房价,正成为对央行退出救助措施能力的关键考验。退出过慢可能导致房地产市场进一步膨胀,并在更长时期内加剧对金融稳定的担忧;而退出过猛则可能造成市场动荡并导致房价下跌,威胁到疫情后的经济复苏。

鲁比尼宏观咨询合伙公司董事长努里尔·鲁比尼警告称,当前极为宽松的货币和财政政策,加上一系列负面的供应冲击,可能会导致上世纪70年代的那种滞胀,即高通胀伴随衰退,如今的风险比当时更大。鲁比尼说,随着通胀上升,央行将可能面临两难境地,如果收紧货币政策就有可能引发大规模债务危机和严重经济衰退;但如果保持宽松立场就可能面临两位数的通胀水平,并在下一次供应短缺冲击出现时面临严重经济滞胀。

多特蒙德工业大学经济时政新闻教授亨里克·米勒表示,通货膨胀是否会加剧、价格上升期是否真正演变为过热,尤其取决于劳动力市场的发展。经济过热时,物价和薪酬会相互刺激上涨,但前提是企业急需员工,愿意大幅涨薪并将额外成本转嫁给售价。欧洲正在显现出劳动力成为紧缺资源的迹象,岗位空置率已经达到2017年的高水平。

有分析指出,金融市场建立在通胀率上升和利率极低的预期之上,一旦利率突然上升,一些看似稳定的融资模式可能不再可行,破产潮可能接踵而至,继而引发经济混乱。后疫情时期的繁荣目前或许还让人感觉良好,但在不远的未来或将出现严重的金融危机。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